討伐埃航遇難浙江女生是怎樣一種心理 | 網賭被黑網

來源:新京報

作者:鳳起

埃塞俄比亞空難,機上包括8名中國乘客在內的157人無人生還。本是至傷時刻,社交媒體上卻出現些許不和諧的聲音——對遇難者“挖墳”并加以諷刺。

在遇難者當中,有一位來自浙江的女大學生,和男友相約前往非洲旅行。她還有兩個月年滿22歲,生命之花尚未綻開便無聲隕落。對她的父母來說,痛失獨女,其悲孰甚;對于公眾來說,由惻隱之心生出“物傷其類”的悲憫,也是人之常情。

然而,事情的走向讓人始料未及:先是女孩的微博賬號、學校、照片被曝光,之后還有部分網民涌入死者微博惡言相向——“當我看你住著幾千塊錢一晚的酒店,每天錦衣玉食,看個長頸鹿要去、而且馬上可以去非洲肯尼亞的時候,雖然我不會幸災樂禍,但也絕對同情不起來。”

不打開遇難女孩的微博,可能都無法想象一些人的心理到底有多灰暗。有一些網友,用極盡羞辱性的語言,辱罵這個剛剛殞身異國他鄉的年輕女孩,有人甚至說她死有余辜……更多的語言,是任何一個稍微受過一點教育的人、稍微有點良知的人,都難以啟齒的。人血饅頭的故事在輿論場不知上演了多少輪,有人痛失至親,有人卻能借此在社交場上掀起一次又一次邪惡的集體狂歡。

這里的“惡”有兩層,一層是曝光隱私,將逝者過去的生活一一展露人前,毫無半點對生命與死亡的敬畏。逝者已矣,無法辯駁,只能忍受人們無止境的窺探。如果逝者“不幸”,再是個妙齡少女,有點私生活的“花邊”,更容易被嗅覺靈敏之人捕捉,推上道德的審判臺反復吊打。

另一層則是對遇難者生活方式的仇視。這背后的邏輯就是,你年輕、漂亮、能住得起幾千塊一晚的酒店,就意味著你的人生充滿原罪。那些噴子的憤憤不平,究其根本,還在于人性中的仇富心理。

可正常的邏輯應是,生命皆可貴,我們不知道明天和意外哪一個會先來,但生而為人,我們起碼要保有對同類的尊重。同情,源于人性,也是人類之所以能夠發展出復雜社會的基礎。仰賴于“同情”,我們才能夠推己及人、將心比心,形成最起碼的相互理解和合作,形成最基本的法律和規則。

但道德原則是一回事,現實又是另一回事。痛罵那些毫無同情心的網友,表面上很解氣,卻也于事無補。剛說了,同情是人性,他們也概莫能外,是什么原因讓他們人性中的同情心蒙塵,只留下了嫉妒、仇視、冷眼旁觀,這也是需要引起注意的。

但無論如何,即便深陷困頓、心有不忿,轉而向遇難者“開炮”,都只是個懦夫。而打著“絕對公平”的旗號,罔顧人性人倫底線,也令人不齒。

鳳起(媒體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