粵港澳大灣區 合作與競爭并存 | 網賭被黑網

作者:沈建法

《粵港澳大灣區發展規劃綱要》出臺以后,香港各界反應熱烈。規劃有兩個主要目的:第一,充分發揮粵港澳綜合優勢,提升大灣區在國家經濟發展和對外開放中的作用;第二,支持香港、澳門融入國家發展大局,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明確了大灣區發展的戰略定位是建設世界級城市群、具有全球影響力的國際科技創新中心、宜居宜業宜游的優質生活圈,同時成為“一帶一路”建設的重要支撐、內地與港澳深度合作示范區。

多年以來,香港是以貿易及物流業、金融服務業、工商業支援及專業服務業、旅游業為經濟支柱產業,社會也一直在探討香港經濟的轉型,但沒有找到明確的發展方向。近年來,全球經濟形勢發生了劇烈的變化:中國內地經濟崛起,內地城市急促發展,同時全球化有倒退跡象,貿易保護主義日趨嚴重,使中國大陸經濟與香港經濟的未來發展,面臨重大的挑戰。這次大灣區規劃,基于香港跟內地其他城市的不同優勢,實現優勢互補,共同推進粵港澳城市群的可持續發展,為香港創造了一個歷史性的發展機遇。

區域城市分工 香港定位明確

香港、澳門、廣州、深圳為粵港澳大灣區四大中心城市。規劃提到各城市定位,各有分工——

香港:鞏固和提升國際金融、航運、貿易中心、國際航空樞紐地位,打造更具競爭力的國際大都會;

澳門:建設世界旅游休閑中心、中國與葡語國家商貿合作服務平臺;

廣州:國家中心城市,全面增強國際商貿中心、綜合交通樞紐功能,培育提升科技教育文化中心功能,著力建設國際大都市;

深圳:全國性經濟中心城市和加快建成現代化國際化城市,努力成為具有世界影響力的創新創意之都。

四大中心城市的表述,反映了各市政府的發展目標,功能上有一定分工。香港定位的表述,也非常符合各界的期望,其中也隱含了城市合作的機遇與可能的競爭。香港對廣州培育提升科技教育文化中心(例如香港科大廣州分校)、對深圳建設國際化城市和創新創意之都,可以發揮重大作用(例如落馬洲河套地區“港深創新及科技園”)。廣州加強綜合交通樞紐功能,進一步發展廣州機場與廣州港,香港國際機場需要加快發展,鞏固國際航空樞紐地位。

需解決制度配套問題

粵港澳大灣區規劃,是以大灣區的整體利益出發,強調加強大灣區城市之間的合作,攜手打造世界級城市群,其中牽涉到很多具體的合作。對于香港來說,主要是利用大灣區為香港的企業與市民提供進一步發展的機會,也為香港經濟的進一步發展提供機遇。合作方面已經有很多討論,主要包括幾個方面,一個是進一步穩固香港的金融、航運、貿易、航空樞紐中心地位,比如通過粵港澳大灣區空域合理協調規劃,充分發揮香港國際機場三跑道系統的潛力。

第二個方面,就是香港的企業與市民在粵港澳大灣區創業發展、工作與居住,有很多制度配套與安排需要解決,包括港人在大灣區的市民身份,同居住有關的福利問題,包括教育、醫療、住房、社保養老等方面。

如果港人在大灣區長期居住與工作,理論上應該獲得內地居民的所有同等待遇,使他們可以安心在大灣區工作。同時,港府也應該繼續支援在內地工作與生活的港人;回鄉證的設計也需要升級,使它能同內地居民身份證一樣,廣泛使用各種電子服務(如購買高鐵票或者直接乘搭高鐵)。

第三個方面,就是香港與大灣區城市的互通。香港是地方小、人口密集的城市。廣東的珠三角人口眾多,腹地遼闊。所以在兩地人流、車流互通的時候,兩地不應該是完全對等的流動安排。可以利用珠三角比較大的腹地,給香港提供更多的開放措施,比如容許香港的汽車“自由行”。就像現在,香港市民可以用回鄉證自由出入內地,內地居民是通過一定的管制進入香港。這樣才可以發揮最大的作用,同時減少對香港的負面影響。

需避免城市間惡性競爭

在創科合作方面,很多合作可以在大灣區的珠三角城市進行,但是不少交流合作活動也需要在香港進行,特別是在落馬洲河套地區“港深創新及科技園”。為方便內地專才來香港交流或短期合作,需要為內地專業人士提供便利的入境香港安排,有需要時可以快速申請簽注,前往香港。

但是,城市之間的競爭將繼續存在。良性競爭要支持,每個城市增強自己的實力,然后發揮所長;需要避免的是惡性競爭,或者是以犧牲其他城市利益為出發點的競爭。大灣區需要從整體上協調各個城市的發展。從大灣區規劃內容來看,香港、深圳、廣州都在發展港口與機場,需要從國家層面、粵港澳大灣區的層面,做好合理的安排,使大灣區的航空服務能夠進一步提升,同時也不會造成過度的投資、造成不必要的剩余能力。

作者是香港中文大學香港亞太研究所及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