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潮不到橋,白白走一場 | 網賭被黑提款不了最好方法網

唯獨的一只鉎牛,矗立著歷史的痕跡。
牌坊街邊的城門,想必是古時府城的通道。
開元寺廟里香火裊裊,盞盞祈福燈,信眾憩息乘涼。
一艘艘木舟結合而成,行人拾級而下臺階,走在木船上,感覺沉穩。

(文接第二頁)

小時候聽大人說某位潮州大叔是來自府城,如今來到潮州,解了心中的謎。原來,潮州市即是昔日俗稱的府城,而牌坊街則是府城的中樞點。

孩提時代也常聽老一輩說起潮州湘子橋,是由18艘船只聯成,而橋上的牲牛更是一大傳言,兩只之中有一只被洪水沖溜了。俗稱的湘子橋就在古城東門外,橫跨著韓江東西兩岸,這橋也被廣泛叫做廣濟橋。民間傳說當年韓愈來到潮州后常過江到對岸爬登現今的筆架山。由于來回渡江不易,于是就請了侄孫韓湘子和廣濟和尚建造起橋梁來。湘子橋和廣濟橋也因而得名,以紀念兩人合力造橋的功績。

至于韓江,對這個名字最初的認識,那是新加坡一家有名的潮州餐館,祖母的70大壽就是在那兒擺了宴席。后來來到潮州,才完全認識到小時候熟悉的韓江,即潮州的一大江流。此時放眼這獨具特色的湘子橋,恰巧帶隊路過的導游詠誦著有關湘子橋的潮州民謠: “潮州湘橋好風流,十八梭船廿四洲,廿四樓臺廿四樣,兩只鉎牛一只溜”,聽來格外親切。

如今的湘子橋,是2003年當地政府重新修復而成,2007年中正式開通。兩岸已經設立起閘門,要游覽觀賞這座橋需要購買入門票。一張入門券20人民幣(約4新元),卻附帶一張貼有郵票的廣濟橋風景明信片。

世界首座可開閉運作的橋梁

烈陽當空,卻阻止不了我那一睹湘橋的欲望。在太陽的暴曬下,我探尋這重修了的潮州風流橋段。據了解,橋梁建筑乃是宋代期間的匠心獨運,結構非常別致,融匯了梁橋、拱橋和浮橋的概念,也是世界第一座可以開閉運作的橋梁,迄今已有800余年的歷史。從西岸東門鬧市前進,一步入即是13座橋墩,而東岸連接筆架山的那一頭則有11座橋墩,這就是所謂的廿四樓臺廿四樣。一座座石墩上的樓臺有著古樸別趣的味道,還取有一個個美麗的名詞,亭上懸掛著光澤的牌匾寫著凌霄、得月、朝仙、冰壺、摘星、凌波、觀滟等等一共24個。游人漫步橋上,偶爾駐足觀望,享受一下綺麗迷人的風景,遠眺南方邊鳳凰洲,北面仰望金城山。遙想昔日古人在此吟詩作對,別有一番詩情畫意蹀躞橋上。來往的游客們連忙攝影留念,無疑湘子橋上是一面面獨特的景致。踱步到靠近十八梭船的樓塔上,一只架勢非凡的鉎牛就在眼前,矗立著歷史的痕跡。關于鉎牛,是在雍正二年(1724年)間鑄置的。當年,知府修橋時一共鑄了兩頭鉎牛,個別安置在西橋的第8墩和東橋的第12墩上,意思為“鎮橋御水”。沒想到東墩鐵牛則在1842年被洪水沖入了江中,也就后來被編入了民謠中的“兩只鉎牛一只溜”,我油然想起了一句“風流總被雨打風吹去”。

十八梭船構成獨特風景線

十八梭船的接龍是湘子橋的一大特色。一艘艘木舟結合而成,柔中帶剛,亦有動有靜。行人拾級而下臺階,走在木船上,感覺沉穩;兩旁木欄圍出一條直路,插著飄揚的旗幟,是一幅獨特的風景線。這浮橋在洪水來襲的時候可以敞開,讓兇猛的洪流傾瀉,以緩洪水對周遭的沖擊。由于通航的需要,廣濟橋只在白天開放。黃昏時分,浮橋即會收起來,讓貨船可以從江面通過。所以有興趣一睹這獨特景色的游客,可以在黃昏時分前來捕捉一下“過河拆橋”的光景。

其實晚間的韓江另有一番色彩。筆者就恰巧在晚間漫步濱江長廊,約八點鐘時邂逅了廣濟橋上的燈光表演,繽紛的燈火閃爍,激光和河水瀲滟著一座座石墩和樓臺,配合著潮州樂曲以及現代音樂分外怡人。堤岸邊圍觀者更加是人影憧憧,氣氛熱烈。

网赌被黑難怪有那么一句俗語:“到廣不到潮,枉費走一遭;到潮不到橋,白白走一場 | 網賭被黑提款不了最好方法網!”

熱詞 :

潮州 橋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