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鏗:凡間成住壞空 | 網賭被黑提款不了最好方法網

一位年少有為的中學同學在美國拉斯維加斯出差,因為冠狀動脈硬化阻塞而引起冠心病發,美國醫療費昂貴舉世聞名,經過稍微的治療之后,挺著身子長途跋涉的飛回新加坡治療。本來說是要動心臟搭橋手術,發展到最后只需在血管里裝幾支支架,是不幸中之大幸。

當年大家還是莘莘學子的時候,打球跑步玩沖線的日子最多就是喘不過氣,從來沒有想象過新鮮彈性好的血管有一天竟然會阻塞,被濃粥般的粘液日積月累一步一步的占領,然后不動聲色的要就不給頭腦供血,要就讓心臟肌肉缺氧,伴隨著致命一擊的昏眩或心絞痛,以后的日子如果還有的話是翻天覆地的變化。宇宙觀里所說的成立、持續、破壞不知道說的是自然想象還是人類的咎由自取。

七八年前還算是青年的小學同學心臟突然停止工作,駕鶴而去,為生活拼搏而多年不見的同學們在靈堂上面對生命的無常,面面相覷,無言以對。此役之后,造就了之后同學群組的積極性,除了吃吃喝喝聯系感情的聚會,還有鍛煉身體的體育運動,希望能夠在“住”的這位置上盡量拖延和步往非自然變異衰損的“壞”。

小學時候坐在前面第二排的陳文俠,有著一個武功不高,卻憑借靈敏的頭腦和過人的智慧行俠義,而稱之為文俠的名字。文俠沒有辦法和我們一起長大,沒有辦法和我們一起踢球逛街,沒有辦法一起在成年以后閑話家常,他在我們小三的時候就去世了,他在“成”的位置沒多久就步入了“空”的階段。記憶里的他停留在小學生的樣子,是個文質彬彬帶著微笑的樣子,沒有臉色蒼白的樣子,也沒有他病入膏肓的印象,剩余的微弱記憶就只是由開始時不時的請假,到后來長期無人的空凳,無聲無息,再也沒有回來課堂。長大后才大約知道發生什么事,雖然他和我們相聚的時間不長,我們同學至今還時不時的會提起他。

希望以后的大數據和人工智能能夠發展到每個人的手臂上有一個像電影“In Time”里的生命時間倒數器,隨著基因,運動,和生活習慣增加或減少,讓每個人清楚明白的利用剩余的生命。凡間遽然的沖擊太疼,然而至今,無論是成住壞空,生住異滅,或生老病死,太復雜的佛法沒法理解,只知道這條路上到底是屢遇綠燈,屢遇紅燈,還是一步到位,時間是最大的數學變數。(傳自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