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孝忠:林明 | 網賭被黑網

由關丹開車約40分鐘,就能抵達林明村,橫跨小鎮的大馬路是一條雙向單行道,夾道站著兩排木結構的店屋,安全島上坐鎮的一棵巨大的老榕樹,有老樹盤踞的地方不會太差。

來的時候是工作日,賣飲料的老人說,你們應該周末才來,人會比較多,餐廳都會開門,不會像現在那么死氣沉沉。但我們覺得所謂的死氣沉沉,其實更符合這座小鎮的氣質,像樹下那只一直在午覺的老貓,騎樓下瞇著眼讀報的老人,沒有太多闖入者的打擾,他們更像自己。

擁有豐富錫礦資源的林明,原是赫赫有名的山城。19世紀末,英國公司在此開采錫礦,大量華工冒著生命危險,在惡劣的環境下, 深入礦洞內開采錫米,為大英帝國的工業革命輸出源源不絕的原材料。據說林明擁有全世界最深和最大的錫礦,地下隧道長約300公里,深700米,一直到1986年,錫價暴跌導致當地錫礦公司破產,才結束了林明的光輝歲月。

沿著林明河而建造的小鎮,人們靠著吊橋互通往來。由于林明地處盆地,發大水的時候山谷就會泛濫成災,吊橋成了兩岸人民的溝通工具及逃生路徑。走在顫巍巍的吊橋上,領略山林水色,幾個看似未成年的青年,穩健的騎著電單車開上吊橋迎面而來,看他們臉上純真的笑容,還沒被世俗所污染,沒有一絲生活壓力的無奈,林明在他們的未來里是否也只是一抹天真的回憶。

网赌被黑當地人告訴我們,自從錫礦業沒落以后,年輕力壯者都離開了,到外頭找生活,在咖啡店里閑聊的都是老人和婦女。一些回流的壯年,大概也早看過了外面的花花世界,才驚覺身后的小鎮其實什么都不缺,這里空氣好,生活沒有壓力,誰都認識誰,售賣土特產的老板娘說。

半生蝸居在城市,我十分羨慕心里有小鎮的人,他有眼前的繁華城市可以憧憬

,身后也有靜謐小鎮可以回歸。在沒有故事的小鎮里,無需拼搏,生活簡單,小是小非不會太傷人, 不會有所謂的成功,自然就沒有失敗,歲月靜好安穩。

雖然我知道這可能只是我對林明一廂情愿的想象和投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