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敬偉:印巴新沖突難改區域地緣政治生態 | 網賭被黑網

印巴老冤家爆發新沖突,過程充滿戲劇性,但難改地緣政治生態。

2月26日,印度以巴基斯坦激進組織打死40名軍警為由進行報復,出動12架幻影2000軍機突入巴基斯坦境內,對激進組織實施空中打擊。印度給出的戰果是打死激進分子300余人。印度以此來凸顯印度對巴戰力上的絕對優勢。巴基斯坦給出的信息是,印度入侵巴基斯坦只是炸了幾個山窩,除了炸死一只烏鴉,并無取得任何戰果。

更富戲劇性的是,印巴雙方對空戰戰果存在不同宣示:印度強調擊落一架巴基斯坦F-16戰機,巴國則宣稱擊落兩架印度戰機,并俘獲一名印度飛行員。印度的空戰成績無從查詢,巴國俘獲印度飛行員阿比納丹卻是不爭事實。隨后,巴基斯坦決定釋放阿比納丹向印度展示善意,印度則宣稱是印度的勝利。總理莫迪稱贊這名飛行員的“勇氣”激勵了13億印度人。印度國防部長戈雅則贊譽阿比納丹具有“無懈可擊的作戰技巧及在逆境中的冷靜思維”。

印巴新沖突開始了空戰模式,凸顯南亞次大陸的兩個核國家一不小心將常規沖突升級了。雖然雙方都聲稱自己是勝利者,但自以為比巴基斯坦強大的印度卻失了面子和里子。畢竟,印度戰機被擊落和飛行員被俘是事實,而且被俘的飛行員具有顯赫的軍方家庭背景,這對印度、印軍顯然是屈辱。

更糟的是,巴基斯坦向印度迅速移交被俘飛行員,向國際社會展現了巴基斯坦的誠意和善意,做足了輿論大文章。因此,無論從空戰還是戰俘處理,抑或在國際公關上,都讓印度陷入難堪之中。

印巴沖突升級到空戰,國際社會充滿憂慮。兩個核國家是否會改變南亞次大陸的地緣政治生態而演變為核對峙?顯然不會。

一方面,印巴沖突是老問題,是印巴分治所帶來的結構性難題。印巴歷屆政府不僅無法解決這一沉疴,甚至無意耗費太多精力去面對。畢竟,兩國政府任期有限,而且面臨復雜的政治博弈,以及迫切的民生難題。讓沖突維持在可控狀態,甚至利用沖突來達到緩解內政壓力的目的,是兩國政府常用手段。因此,印巴沖突的戰火模式成為南亞次大陸印巴地緣政治格局的象征。

在沖突難解的情勢下,反而成了兩國政治、軍事、輿論和民意博弈的由頭,兩國政府、軍隊、輿論和民間都能通過沖突,來凸顯自己的利益訴求和釋放怨氣。印巴沖突是壞事,但從南亞次大陸地緣政治博弈和兩國內政外交層面來說,反而發揮著調節器的作用。

另一方面,印巴沖突對克什米爾而言雖是災難,但也適應了戰火模式。長期的戰火侵襲,加之政治宣傳和宗教因素,也激活了當地民眾的仇恨意識。克什米爾領土爭端已經變成民眾互拉仇恨的民族沖突。這也決定了短期內印巴沖突難以解決,戰火模式已成常態。此外,印巴兩國也須通過沖突,提升兩國的危機意識。兩國能夠成為核國家,也拜兩國沖突所致。

印巴沖突的結構性難題,決定了兩國政府現實主義的策略。既然克什米爾戰火燒不盡,印巴索性讓沖突維持下去。從印巴兩國處理本次沖突的策略來看,無論是印度總理莫迪還是巴基斯坦總理伊姆蘭·汗政府,都表現出靈活的政治手腕和高超的外交藝術。

莫迪放任印度空軍入侵巴基斯坦攻擊激進分子,既體現印度強于巴基斯坦的大國心理(和土耳其越境敘利亞及伊拉克打擊庫爾德武裝一樣),又彰顯莫迪利用軍方展示自己的強硬手腕,更是為了5月份的大選提振民意支持。至于軍機被擊落和飛行員被俘,除了將責任推卸于軍方外,亦可以此讓印度軍民同仇敵愾。巴基斯坦釋放阿比納丹,更被莫迪總理宣揚為巴基斯坦向印度妥協的外交勝利。

巴基斯坦這方,伊姆蘭·汗不僅通過被俘飛行員宣示了巴基斯坦完勝印度空軍,而且贏得全球輿論的支持。這位前體育明星通過這場沖突,向巴基斯坦和全球展示了自己作為政治家的魅力。

戰爭是政治的繼續,政治才是永恒的主體。印巴沖突不會擴大化,也不會失控,兩國政府和兩軍的激情鼓噪和互宣勝利,不過是兩國政治和外交的需要而已。

印巴兩國都面臨迫切的發展和民生要務,把常態的小規模沖突擴大化為全面和核對峙,不符合雙方利益。加之中國、俄羅斯和美國等相關大國要求印巴雙方克制,所以也不存在外部干預導致區域地緣政治格局失衡的問題。

印巴老矛盾引發新沖突,實屬正常。但是,印巴雙方作為核國家,不能讓沖突失控,放任軍方行動相當危險。

(作者是中國察哈爾學會高級研究員、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客座研究員)

熱詞 :

印巴關系